用户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ZUO JIA YIN XIANG

01 艾爾莎·貝斯蔻:走回那丟失了的真正的天堂

瑞典繪本作家艾爾莎·貝斯蔻(ElsaBeskow1874-1953)編織的故事滋養了幾代瑞典兒童,至今依然暢銷。繼奧蒂利亞·阿黛爾堡(Ottilia Adelborg,1855-1936)和詹妮·尼斯特羅姆(Jenny Nyström,1854-1946)等前輩後,她在繪本舞台活躍了半個世紀,打下並鞏固了瑞典繪本的基石。

01
艾爾莎·貝斯蔻:走回那丟失了的真正的天堂

像追憶丟失了的真正的天堂,一個人能真正感到自由和安慰的時空——童年。從這個意義來講,艾爾莎的繪本創作是為了孩子們,或許也是為自己的。擺脱現實的動盪和壓力,進入充滿希望的時空。艾爾莎的繪本世界裏,在燦爛陽光下暗藏了陰影。

文藝報 | 王曄
02 小武:短小精悍的故事更有利於我想要傳達的訊息

小武,獨立插畫師、繪本作者,出生於南京,幼兒園時就喜歡畫畫,牀頭常放着的書是《安徒生童話》《格林童話》。長大後,小武進入藝術學院學習,本科畢業於中國美術學院壁畫系,研究生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視覺傳達與設計系。

02
小武:短小精悍的故事更有利於我想要傳達的訊息

因先生赴美讀書,小武帶着兩個年幼的女兒——當時三歲半的aa(音同“阿”)和21個月的yoyo一同前往,在紐約開始了“一拖二”的全職媽媽生活。繁忙日常中,她總是會抽空給兩個女兒畫一些有趣的小故事,她發現自己是真的喜歡且擅長做這件事情。

澎湃新聞 | 方曉燕
03 熊亮:重新寫一首中國詩歌

熊亮,廣受認可和歡迎的中國原創繪本作家,2017年陳伯吹國際兒童文學獎得主,曾入圍2018年度國際安徒生獎插畫獎。第一個在中國提出和推動繪本“紙上戲劇”概念,其繪本立意根源於中國傳統文化和東方哲學,畫面能輕易被孩子甚至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讀者理解,極富情感表現力。

03
周旭:繪本應該像人一樣有自己的氣質和性格

古詩在我心目中並不古老。所有的詩歌,不管是現代詩還是古詩,都是描摹正在發生的、當下的感受,是把這些新產生的震撼感傳達給讀者的載體。對我而言,文學就是一種感受能力。當你感受到並且想要把感受表達出來時,可能就需要一定的文學能力了。

文藝報 | 熊亮 
04 抹布大王:我們想嘗試更多有抹布味的新風格

抹布大王,圖畫書創作組合。著有《嗷嗚!嗷嗚!》,獲第七屆“信誼圖畫書獎”圖畫書創作佳作獎;《小妖怪上幼兒園》,獲2017年首屆金鑰匙繪本創作大賽銀獎。另有合作作品《九百九十九隻小雞擠呀擠》《如何讓大象從鞦韆上下來》等。

04
抹布大王:我們想嘗試更多有抹布味的新風格

我們在腦子裏想象着小朋友讀這個書名的樣子:可能有的小朋友念一小段就要被自己咯咯咯的笑聲打斷,有的小朋友很厲害能夠一口氣一字不差地念完,有的小朋友可能會覺得這個書名很奇怪,有的小朋友可能真的念着念着就睡着了……

澎湃新聞 | 方曉燕
兒童散文的三“思”

雖然孩子的視角有限,但一座座有限的小島勾連起來,就是風光無限的羣島,就是生活的海洋。

來源:中華讀書報 | 劉秀娟2020年11月26日
《動物文學概論》:從理論上重新發現“動物文學”

動物文學是本源、本色、本真的兒童文學。動物文學“天然容易被兒童所接受”,兒童在生理心理上最接近動物生命的自然狀態……

來源:中華讀書報 | 韓進2020年11月25日
童詩的創作,要聽到孩子的各種聲音

只有愛孩子愛到崇拜的境地,才能成為孩子們羣起擁戴的孩子王,才能寥寥數筆勾畫出孩子的童顏、童趣、童味、童道……

來源:解放日報 | 木汀2020年11月24日
為孩子準備一場“原野盛宴”

這部作品將“成長”“鄉土”和“自然”交融一體,呈現出原生態的特有的童年味道,對中國兒童文學的原創探索富有啓示。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 | 林靜2020年11月02日
邵燕祥的兒童詩

邵燕祥呼喊“為了給小孩子創作大詩歌,需要我們整個的詩歌隊伍中每一個人拿起筆來,而且是嚴肅地拿起筆來”,“時刻看到那一雙雙充滿渴望的眼睛”……

來源:文藝報 | 宮立2020年11月23日
兒童文學選集《給孩子的禮花》:新童謠·新觀念·新力量

無論作品篇幅怎樣的短小簡單、內容怎樣的單純淺近,卻總是使這最微小的一隅與宏偉的時代場景、廣大的社會現實、壯闊的民族生活關聯在一起。

來源:文藝報 | 張錦貽2020年11月23日
詩人和他家的狗狗成員

每個調皮的小狗/見到氣球,都會央求/求你讓我咬一口/p>

來源:文學報 | 孫建江2020年11月22日
《蒲公英》:憑藉好風,播撒種子

我想,我們的刊物,應該對得起“蒲公英”這個名字賦予它的生命力,把播撒種子作為自己始終如一的職責和擔當……

來源:文學報 | 王偉2020年11月20日
《兒郎》:“情”“志”兩相宜

如何在兒童文學中致敬抒情傳統,如何在具有可讀性的前提下昇華作品之意藴,從而塑造少年兒童的精神氣質與文明血脈,值得每一位作家長久思考……

來源:中國作家網 | 陳曦2020年11月16日
“童年中國書系”:多彩而遼闊的文學地圖

叢書作家從不同角度書寫中國,實現了從個人視角到社會廣角,從個人話題到共同話題,從個人到大時代的書寫,就像小溪匯入大海,從輕盈到磅礴,有了質的飛躍,成就了一部“時代中國”的重大選題。

來源:光明日報 | 徐德霞2020年11月12日
“重寫”中的探索:探險型科幻的崎嶇之思

馬傳思是一個有着“經典意識”的兒童幻想文學作家。這種經典意識表現在他在創作上的不斷思考、探索與實踐上……

來源:文藝報 | 姚利芬2020年11月11日
《你的好心看起來像個壞主意》:通透温暖的“好心情”

童年與動物,都曾是周曉楓散文的既有題材,這一次,它們在這部兒童文學作品中並行了。

來源:文藝報 | 崔昕平2020年11月11日
童詩寫作的祕密,要從最好的詩歌裏獲得

“詩歌乃至語言最深的奧祕,永遠只能從最好的母語詩人那裏獲得。”

來源:文藝報 | 周其星2020年11月11日
為什麼“抒發”不是兒童詩的主要表現方式

在一定條件下,理解成人情感、成人世界,是兒童詩的任務之一,但這未從整體上改變兒童詩創作不適合“抒發”的特徵。

來源:文藝報 | 吳其南2020年11月11日
張開兒童詩的雙翼

詩性是主觀的,是向內走的,越審視自己,越接近自己的靈魂,詩性就會越強;而兒童性是客觀的,是向外走的,越深入孩子,越貼近孩子的生命,才越被孩子所認同……

來源:文藝報 | 王立春2020年11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