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兒童詩要給小朋友帶來快樂
來源:文藝報 | 任溶溶  2020年10月14日08:04
關鍵詞:兒童詩 任溶溶

本期發表任溶溶先生的《兒童詩要給小朋友帶來快樂》一文。文字不長,涉及了童詩要給童年帶來快活、童詩創作“要想出好玩的寫法”等觀點。任先生曾經寫過《我給小雞起名字》《爸爸的老師》等優秀的兒歌、兒童詩作品,他平實的話語中沉澱着數十年為孩子們寫作童詩的精深、厚重、灼人的個人經驗。97歲高齡的任先生仍然關注中國兒童詩的現狀和未來,令我們感動不已。 同時發表薛衞民、姚蘇平、簡平、李燕等作家和學者的文章,或闡釋,或商榷,相信都會有助於我們對兒童詩創作和研究的思考。 如何繼續勾勒、深入分析當代兒童詩的歷史與現狀,如何進一步探討和把握兒童詩創作的藝術和規律,怎樣描述和闡釋今天兒童詩與兒童讀者之間的相互關係……還有很多的文章可以做。我最想説的是,在討論兒童詩時,我們一定會觸及屬於兒童文學的普遍性話題,同時我們也要能夠深入兒童詩學之“詩性”“詩藝”層面的話題;既要釐清童年與詩之間的理論問題,也要思考、把握兒童詩與這個時代兒童生活與審美成長之間複雜的現實聯繫及豐沛的學術意涵。 論壇歡迎精煉、活潑的短稿,以包容、呈現更多的思考和聲音。

——方衞平

我小時候在廣州,先進私塾,然後進小學,背了不少文章,今天大都記不住了。倒是幾首兒歌,“月光光,照地堂”“囦囦轉,菊花園”還都背得出,也會想起童年的快活來。

我們寫兒童詩,就是要提供一些新的兒童詩作品,讓小朋友唱唱,朗讀朗讀,開開心,熱鬧熱鬧。

我小時候特別愛看滑稽電影,喜歡聽開心的故事。

後來翻譯兒童詩,也找滑稽好玩的。等自己寫起兒童詩來,當然多寫好玩開心的事。

兒童詩要寫得滑稽、有趣味也不容易。找到生活中值得寫的事,還要寫出來有意思,這就要想出好玩的寫法。

看到《文藝報》開設了討論兒童詩的專欄,我真高興。希望大家多多關心兒童詩。

雖然我今年97歲,足不出户,但看到孫輩的孩子,就想起童年,想到小時候念兒歌時的快樂,我還要努力寫,寫,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