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河北承德有個作家村,脱貧帶着文藝範兒
來源:北京日報客户端 | 李如意  2020年10月16日08:48
關鍵詞:詩上莊村

“拿起鋤頭是農民,抓起筆桿是詩人”,燕山腳下,承德有個村子每位農民都會寫詩。興隆縣安子嶺鄉詩上莊村,原名上莊村,因為這份文藝氣質,在村名中都加上了“詩”字。這個山村只有500多口人,但從建國以來出了4位中國作家協會的會員和11名河北省作家協會的會員。現如今,村子裏面靠着這股文藝氣質,大力開展文化旅遊,老百姓忙時種植林果、經營民宿,閒時吟詩作賦,陶冶情操,全村安居樂業,實現脱貧。

詩上莊村位於大山深處。9月底,記者來到這裏時,秋雨剛停,兩側山間騰起了陣陣霧氣。一進村莊,小廣場上排着數十塊大理石碑刻,除了上莊詩人創作的詩歌,一百多首古今中外的名詩也鐫刻其上。碑文還包括了上莊村的歷史、村歌《我的上莊》、歷屆大中專學生名錄、解放前入黨的老黨員和參軍人員名單等。此時,一種文化與歷史的厚重感油然而生。

詩上莊村黨支部書記劉福強早早就在廣場迎接。他對記者介紹,詩上莊的“文脈”有跡可循。1956年,村裏走出了在全國有影響力的鄉土詩人劉章,之後又相繼湧現出十幾位作家,出版近百部詩文集。慢慢地,詩歌的種子在這裏發芽。現如今,上至耄耋老人,下至幾歲孩童,幾乎人人會寫詩、背詩,耕讀傳家的古風體現在每家每户的家訓中。

行至村裏的遊客中心,街對面的“聚源農家院”老闆劉濤熱情地向記者問好。2018年,劉濤在自己家建起了農家院。每年的5月到10月是旅遊的旺季,來自北京、天津、唐山的遊客絡繹不絕,遊客往往週五晚上到達,週日返回。今年十一,劉濤家已經早早訂滿。他笑着對記者説,最近回頭客特別多。大家都説我們這兒環境好,適合養生,同時還有文化氣息。劉濤今年38歲,在外打工多年,務工收入每年也就2、3萬元。開起農家院,家庭收入也直線上升,今年旺季將過,算下來,純收入也能有10萬元。

詩上莊村曾是省級貧困村。劉福強説,“詩歌不僅能夠陶冶情操,還能促進村莊面貌的改變。”村裏成立了興隆縣詩上莊文化生態旅遊有限公司,建立了“黨建+公司+合作社+農户”的富民機制,首批吸收了79户村民、23.1萬元資金入股公司,村民每年都有利潤分紅。幾年來,村裏先後投資了3000萬元建設美麗鄉村、發展文化旅遊產業,規劃了5公里的“田園悟道”,投資600萬元建了詩歌館。目前村裏有農家樂37個、鄉村民宿42個、休閒農莊14個,有垂釣園300畝、綠化帶350畝、有機蔬菜種植區280畝、果品採摘園500畝。現已開發研學旅遊、文化度假、特色餐飲美食、特色詩歌文化創意、特色節慶旅遊、家庭休閒旅遊等六大旅遊產品,正規化鄉村旅遊模式已全面開啓。

如今的詩上莊,山上8萬多棵栗子樹、3萬多棵山楂樹充滿生機,青瓦白牆的民居隱於林蔭之間。劉福強説:“2012年全村年人均純收入不到2000元,一半家庭是貧困户。2018年脱貧摘帽,現在村民人均收入已經超過1萬元。未來,詩上莊將以研學遊、體驗遊為主,舉辦各種文化活動,發展休閒養老,逐步形成以詩歌為核心的文化產業,同時帶動周邊村子共同發展。”